环球时报:去油腻、赚流量 人到中年上综艺能追到光吗

环球时报:去油腻、赚流量 人到中年上综艺能追到光吗
原标题:人到中年上综艺,能追到光吗
  【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罗晓汀】《追光吧,哥哥》(以下简称《追哥》)作为一部对标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(以下简称《浪姐》)的综艺已播出三期,23日的猫眼综艺热度榜显示,该综艺目前全网热度排名第三,豆瓣评分5.2。网民对这款综艺的最大质疑是:油腻。《追哥》未收到和《浪姐》一样的好评,目前节目最出圈的是遭花式吐槽的中年男明星,不过确实也有几位沉寂多年的男艺人收获不小热度。目前来看,《追哥》很可能为节目设置逆袭剧本,“先抑后扬”完成口碑回升,现在的问题是:“追哥”最后能完成“去油”逆袭吗?
  “浪姐”辛苦,“追哥”搞笑
  《追哥》一上线,许多观众就把它视为性别反转版《浪姐》。然而二者出自不同的制作方,套路也有差异。但正是这些差异,构成节目一大槽点。首先是嘉宾与《浪姐》全是30+女星不同,《追哥》堪称混龄男星大集合。最大的陈志朋已经49岁,最年轻的丁泽仁才21岁,90后男星算哪门子哥哥呢?有大有小叫《追光吧,兄弟》似乎更适合。
  同时节目也缺乏竞争性。《浪姐》经过多轮公演,最后有7人成团出道,其间不乏悬念和戏剧性,许多中年女星为此日夜苦练。而《追哥》最后仅选择一位“哥哥代表”担任公益大使,节目中男明星们甚至会用掰手腕等方式决定名次,因此节目氛围透出一股轻松。另外,从已播出的几期来看,《追哥》的舞台表现充满喜剧效果:明道的螃蟹舞、汪东城的地板舞、印小天“套马的汉子”式舞蹈……
  剑走偏锋的《追哥》创造不少出圈的话题,给节目带来不小热度。但有个根本问题亟待解决:节目内核缺失。相比《浪姐》的“三十而骊”创造广泛共情,《追哥》虽然打出“追光而上,寸步不让”的口号,但节目没能找到属于哥哥们的共同困境。要引发共鸣,节目需要让观众理解:有资源(有戏演)的中年男演员何苦来这个节目“卖油”挨骂?
  去油腻,赚流量
  “哥哥们上这档综艺的原因,和姐姐们一样,是为了事业突破。”陈志朋和汪东城代表老牌偶像的新问题,二人近年来少有出圈作品;33岁的付辛博,2007年《加油!好男儿》季军,他代表内地选秀明星的转型困境,其上一部作品是2018年的《古剑奇谭2》,热度和话题度都不尽如人意。大龄男性虽然在影视资源上有优势,但也面临危机感。
  这些人站上舞台后,观众“油腻“的刻板印象某种程度上掩盖了一些“哥哥”的努力,如今一些“清流”开始走入观众视野。例如第三期的陈志朋暴瘦12斤,油腻感消减不少;再比如凭一首《那些年》火遍大江南北的胡夏,参加节目后完成难度颇高的《饿狼传说》,被赞全场唱功最佳;还有男团出身、2016年主演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的檀健次,几期节目中拿出高水准舞台演出。而他最引发观众共鸣的时刻,则是看完昔日男团队友肖顺尧的表演后,激动到泪流满面。有观众评论说,自己已找到共情。    “油腻”只是该综艺起初带来的印象,不代表全体中年男艺人。在经历巅峰和低谷后,如今他们只有在综艺的游戏规则中赢得观众认可,才有机会完成事业突围。抛开刻板印象,这些出圈的笑料,是中年男艺人努力融入流量时代的笨拙表现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邓健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