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-10人口搬离旧金山 一个改变硅谷的大势正在发生

1-10人口搬离旧金山 一个改变硅谷的大势正在发生
1/10人口搬离旧金山,一个改变硅谷的大势正在发生
  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旧金山减少了10%以上人口,这些人都去了哪?
  文|任孟山
  埃菲社旧金山12月17日报道称,根据美国邮政局的数据,在3月至11月间,有9万名旧金山居民将其邮政地址变更到了旧金山之外。
  根据人口普查数据,2019年旧金山全市共有居民88.15万人。如果确定少了9万居民,那就相当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人口减少了10%以上。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?
  “万税之州”加州的高税率可能是首要因素
  根据美国税收政策研究智库Tax Foundation的排名,从税收角度来看,加州营商环境在美国50个州里排名倒数第二。加州号称“万税之州”,有着全美最高的州个人所得税税率和资本利得税率,最高税率高达13.3%。
  12月1日,从惠普拆分出来的企业软件公司慧与宣布,将把总部从硅谷迁往得克萨斯州的休斯顿。
  12月初,马斯克在一次采访中透露,他已经搬到了得克萨斯州,专注于特斯拉和他旗下的空间探索技术公司(Space X)。此前,他已经将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私人基金会迁至奥斯汀(得克萨斯首府)。
  12月11日,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甲骨文宣布,将把总部从硅谷迁往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。
  在硅谷,惠普公司是具有象征性色彩的老牌公司,埃隆·马斯克是近些年具有象征性光环的新秀,甲骨文的象征性意义自然也不容小觑,他们不约而同搬到的地方都是得克萨斯州,如果从税收的角度而言,得州是美国无需缴纳个人所得税的七个州之一,它没有州一级的个人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。
  由于州和地方的税收负担较轻,根据美国搬家租车公司U-Haul的各州迁移数据,得州在2016-2018的连续三年都被评为美国发展最快的州,吸引的外来人口数量最多,在去年排在第二位。
  问题来了:搬出旧金山能省多少钱?
  以马斯克为例,截止12月20日,特斯拉市值6588亿美元,根据2018年确定的马斯克薪酬激励方案,他将根据特斯拉的市值增长和实现市值目标获得大量股票期权奖励。离开所得税率最高的加州进入没有所得税的得州,理论上可以为马斯克节省几十亿美元。
  加州的政治倾向也是影响因素
  对于企业而言,税收的成本虽然非常重要,但不是唯一因素。
  加州的左翼政治倾向举世皆知。虽然加州已经是美国税收最高的州,但加州政府还计划继续调高针对富人的税率。与此同时,旧金山还拥有庞大吸毒群体。
  由于加州的左翼政治倾向,在劳工保护和环保等问题上自然监管严厉。在今年春季疫情期间,加州要求停工的命令尚未失效之时,马斯克对严厉的防疫措施不满,将特斯拉位于旧金山湾区东部的弗里蒙特工厂强行复工。
  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,这是逼着他离开硅谷的“最后一根稻草”。
  在美国,加州和得州是两个政治色彩非常鲜明的州,前者属于蓝州,由民主党领导,后者属于红州,由共和党领导。
  两者的政策自然差异很大,民主党的一般做法是加税,从富人的口袋里拿出来的多,转移支付的多。共和党则相反,其一般是减税,认为钱在富人在企业家手里会创造更多的财富,放在政府手里既容易滋生腐败,也会降低效率,而且滋养懒汉。
  早在三年前,硅谷著名投资人、PayPal联合创立人彼得·蒂尔离开了自己居住了三十多年的硅谷,他说他厌恶了硅谷的左翼政治文化。
  对那些搬离硅谷的科技公司来说,政治因素固然不是决定性因素,但肯定也绕不过去。
  新冠疫情是个偶发性催化因素
  除了这两点外,还有不少因素,如企业的房价和房租、超长的通勤时间等,也会对科技企业是走是留构成重要影响。
  硅谷不是没绝对的“替代者”。人口约 95 万、被誉为“小硅谷”的得克萨斯州首府奥斯汀,就不仅被评为全美最佳创业地区,其新兴科技行业还已形成了类似于硅谷的硅山(“Silicon Hills”)区域。据说该区域已有近五千家高科技公司,苹果、微软等科技巨头公司在奥斯汀的员工已超过2000人。
  更何况,今年有个特别而重要的因素:新冠疫情。
  新冠疫情一方面给企业造成了困难,另一方面让企业看到了远程办公为其带来的好处,没有必要非在价格高昂的区域安营扎寨,搬离硅谷也并不意味着完全脱离硅谷。
  远程办公已经深刻改变了硅谷的工作模式,就像社交媒体公司推特和移动支付公司Square在内的许多企业已经允诺员工,即使疫情结束后也可以选择长期在家办公。这样的因素也让个人和企业有了更多选择。
  事实上,硅谷的居民并非第一次减少,大家关注这个问题至少在五年前就开始了。就目前看,“硅谷神话破灭”的论断恐怕更多的是伪命题,而非真问题——虽然有新的地方在崛起,但硅谷依然有着巨大的吸引力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李思阳

Related Post